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通讯

危机中的马斯克中国能拯救特斯拉吗

通讯
来源: 作者: 2018-11-09 18:31:59

危机中的马斯克:中国能拯救特斯拉吗?

摘要:总部位于洛杉矶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PatriarchOrganization首席执行官埃里克·希弗指出:“未来特斯拉仍需要投资者支持,马斯克此次的表现将会改变特斯拉筹集资金的能力。”

图片来源络

时代周报特约 文岳

总部位于洛杉矶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Patriarch Organization首席执行官埃里克·希弗指出:“未来特斯拉仍需要投资者支持,马斯克此次的表现将会改变特斯拉筹集资金的能力。”

马斯克迎来了久违的好消息。

传闻已久的特斯拉落户中国终于有了眉目。来自中国的工商信息显示,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于5月10日获得了上海浦东新区市场监管局核发的营业执照。

此前5月3日,特斯拉公布了今年一季度的财报,在财报会议上,埃隆·特斯拉CEO马斯克表示:“可能在下个季度,我们就将公布有关特斯拉中国超级工厂的信息,最迟也不会晚于今年第四季度。”

然而,对于特斯拉经营状况的探讨和怀疑却并未终止。

一季度财报显示,特斯拉汽车第一季度总营收为34.09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26.96亿美元;但同时,净亏损也达到了7.85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净亏损3.97亿美元相比有所扩大。特斯拉的现金流与电动汽车量产难题也一直围绕在该公司左右。

据彭博社数据,特斯拉每分钟花费超过6500美元,并且已经有五个季度出现负自由现金流量。在年间,它的员工人数也增加了两倍,人均收入低于汽车行业的竞争对手。

彭博社甚至认为,除非车辆生产有明显的提高,或者有新的大笔资金注入,否则特斯拉将在年底前耗尽资金。

对于向来不走寻常路的马斯克来说,这一次危机并没有那么好过。

图片来源络

一句话让特斯拉股价下跌5%

在特斯拉发布一季度财报后,其股价几乎变化不大。但是,马斯克随后在投资者会议上的一句话,就让特斯拉股价大跌。

据了解,当时的会议,投行Berstein知名科技分析师托尼·萨科纳吉提问,特斯拉计划今年将资本支出降到30亿美元以下,低于去年的34亿美元,将对公司产能带来什么影响?随后,托尼进一步追问资本要求的详细计划,但突然间信号被切断。

很快,那边传来马斯克的声音:“不好意思,下一个问题。这问题太没劲了?”随后,情绪暴躁的马斯克不再回答分析师们的问题,转头跑去接听YouTube线路上散户们的问题。

“这是本人从业20年来经历过的最不寻常的一次财报会。”在特斯拉的财报会议后短短几小时,摩根士丹利分析师迅速发研报批评。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认为,虽然会上分析师的问题可能本身确实很枯燥“无聊”,但这种问题对于一家使用极高杠杆且极其烧钱的企业来说至关重要。

对马斯克的表现,股民们一点都没客气,下手干脆利落—特斯拉股价盘后在短短20分钟不到的时间里跌了5%,相当于市值瞬间减少了20多亿美元。到了第二天,特斯拉股价重挫近7%。

5月5日凌晨,马斯克连发推特对自己的“怒怼”行为道歉、解释。

马斯克发布推文表示,切断两位分析师的提问是因为“他们试图证明他们看空特斯拉的观点有理”。“看空”意味着他们押注特斯拉股价会下跌,但汤森路透的数据显示,这两家公司对特斯拉股票的评级为“持有”或“中性”。

马斯克在推文中表示:“我应该回答他们的问题。我真愚蠢,没有重视他们。”

股民们对于马斯特的道歉也还算给面子,在纳斯达克股市当天交易中,特斯拉股价有所回升,较上一交易日上涨了3.39%。

任性来自压力

对于马斯克放飞自我的表现,很多人认为其是由于公司运转压力太大而导致。

特斯拉所遇到的困境比如高管离职、产量目标、大量烧钱问题,在整个市场有目共睹。

最近,特斯拉的一些高管连续跳槽,让外界不得不对这家公司的管理能力持怀疑态度。

早在2017年年底,特斯拉的审计委员会成员斯蒂夫·尤尔韦松就离开董事会,在他之前,业务发展副总裁和电池技术总监也已经双双离职。

今年2月8日,资深高管、全球销售及服务总裁乔恩·麦克内尔离职,前往Lyft任首席运营官;3月7日,首席财务官埃里克·布兰德因个人原因宣布离职,其曾主导收购SolarCity。

3月14日,财务主管兼财务副总裁苏珊·瑞波离职,这位五年的特斯拉老将称因个人原因离开;

4月,特斯拉西欧区域负责人格奥尔格·埃尔离职追寻CEO梦,去Smoothwall做了CEO;

还是4月,特斯拉副总裁、负责Autopilot自动驾驶系统的软件和硬件的芯片大神吉姆·凯勒从特斯拉离职,转投“宿敌”INTEL,任高级副总裁、负责硅片工程工作,马斯克的AI芯片计划因此受影响。

5月,特斯拉宣布,Model 3前生产负责人道格·菲尔德已经开始休假。特斯拉特别强调道格是想恢复精力并陪伴家人,尚未离开特斯拉。最近《华尔街》报道,特斯拉高管马修·施瓦尔离职奔赴Google无人车公司Waymo。

同时,外界一直质疑特斯拉是否能达到关键车型Model 3的生产目标。目前该公司正努力实现一个目标:在今年6月底前每周生产5000辆Model 3。但在今年上半年,它仍落后于计划。

CNBC报道说,许多从特斯拉装配线上出来的车辆需要返工,一名内部员工估计,弗里蒙特工厂新车的部件返工率可达四成。

巴克莱最新发布《工业4.0 VS特斯拉的“熄灯”》报告指出,比特斯拉效率更高的竞争对手正在迎头赶上。金融科技和分析公司S3 Partners表示,在过去一个月特斯拉空头股规模增加19%至1070亿美元,这使特斯拉成为美国最被卖空的股票。

而在最近几天,一家名为Nikola Motor Company的电动汽车初创公司起诉特斯拉的电动半挂式卡车侵犯了自己的专利,要求赔偿20亿美元。

图片来源络

特斯拉濒临破产边缘

尽管马斯克坚称,该公司既不需要也不打算进行新一轮融资,但许多分析师认为,该公司将在2018年底前寻求筹集更多资金。

《华尔街》称“特斯拉正处于生死存亡关头”,要么创造更多收入,要么马上筹集更多资金。从衡量企业财务安全的角度看,特斯拉的Z值为1.26(美国学者Altman发明的一种衡量企业破产风险的方法)。而任何得分低于1.8的公司都将成为投资者的噩梦。

得分为1分或更低,意味着企业可能在两年内破产。总部位于洛杉矶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Patriarch Organization首席执行官埃里克·希弗指出:“未来特斯拉仍需要投资者支持,马斯克此次的表现将会改变特斯拉筹集资金的能力。”

希弗称:“在这个关键时刻,他需要增强投资者的信心,而不是让人认为他表现不稳定,完全失去了理性一面。”

然而也有分析师认为马斯特的表现虽不好,但也不必杞人忧天。

市场研究公司Jefferies的分析师菲利普·霍乔斯表示,在任何筹资活动中,基础业务基本面更为重要,尽管“管理层可信度”也是一个因素。

霍乔斯称:“这次事件有一定影响,但这并不能阻止他们筹集资金。”

北德意志银行分析师弗兰克·施沃普指出,马斯克拒绝回答问题或接受批评的做法“不太聪明”,但马斯克筹集新资金的能力仍未受到影响。

甚至也有人力挺马斯克。有分析师认为,马斯克如此的表态,是为了向市场证明,在华尔街认为特斯拉急需融资、同时在空头认为特斯拉面临破产的边缘时,马斯克想要表现出他根本不担心现金的问题,而也并不需要再次融资。

彭博社表示,在特斯拉成立的头七年,特斯拉完全依靠私人和风险投资基金,其中大部分来自马斯克本人。2004年,特斯拉在A轮融资750万美元时,马斯克捐赠630万美元,并担任特斯拉董事会主席职位。

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特斯拉挣扎求存,马斯克在在特斯拉破产前几个小时前策划了一笔4000万美元的债务交易,令特斯拉得以存活。2017年,特斯拉手头持有现金34亿美元,未偿债务达到94亿美元,这证明了马斯克的借贷实力。但许多分析师认为,特斯拉很快将需要再次筹集资金。

如同美国《连线》杂志的评论,虽然一直以来马斯克不论是遇到高层离去、交付不如预期、还有一些细枝末节的八卦、负评,但其总是以疯狂又高调的姿态在大庭广众前狂语、嘲笑竞争对手,做出各种疯狂之举来回应。而投资者似乎也渐渐习惯了他这样的看似轻狂,但最后总是化险为夷的作风。

这一次,马斯克能否带领特斯拉躲过这一劫?

相关推荐